看看這份寫于1887年的日軍《征討清國策》,你還以為滿清有翻盤的可能嘛?
熱文

看看這份寫于1887年的日軍《征討清國策》,你還以為滿清有翻盤的可能嘛?

2020年04月16日 11:59:01
來源:投筆膚談

現將安南戰爭后之清國實力,略述如下:八旗兵大約三十萬人。綠營兵大約四十七萬人。此兩者之內,練軍約十萬人。蒙古兵大約十萬人。勇兵大約三十萬人。合計大約一百一十七萬人。

八旗兵者,月薪三兩(四圓二十錢),每三個月領取五石五斗糧米,是為清代攜帶家眷之兵。

綠營兵者,乃是地方鎮臺之兵,分為馬兵、步兵和守衛兵三等。馬兵月薪二兩(二圓八十錢),步兵月薪一兩二錢 (一圓六十八錢),守衛兵月薪一兩(一圓四十錢),也是攜帶家眷之兵。此種供給,本來不足糊口。加之長發賊大亂以來,國事多端。以康熙、乾隆時代所定之有限歲入,不能供給無限之歲出。是以,設置厘稅收取額外之稅,又減少官兵俸祿錢糧,以救一時燃眉之急。近年,其費用益加多端,難復舊額。故而,雖王公大臣,也是無賄賂則無以生活,其兵卒不從事賤業,則不足以糊口。以致形成弊習百端、何事難為之勢。

是以,各省編制勇軍、練軍,以供攻防之用。論清國之兵力者,往往以防勇、練軍為兩種士兵,總計八旗、綠營、蒙古兵,以為十萬練軍之外,尚有七十七萬人,且謂其國庫費用巨大,其實乃是有名無實之兵員。

第五項清國歲入總計一億二千五百萬圓有余。二十一港之海關稅一千八百九十一萬四千九百余圓也在其內。夫,擁有本邦十倍面積人口之大國,其歲入不足本邦一倍,其財政困難可想而知。

據最為確實之報告,其各省每年向北京政府貢納之銀額,總計不過一千四五百萬圓。以此銀額充作皇室諸費、百官俸給,且養禁旅十余萬之八旗,弊害層出,不難察之。又,各省年年北運之漕糧,合計四百五十余萬石,因三年儲備之建制,北京通州等京畿之米倉,經常存有一千二三百萬石。長發賊大亂以來,地方費用亦隨之巨大。是以貢米流用過半。近年,運至北京者,最多之時,總數也不過一百二十萬石。一朝有事,南糧北運斷絕,可謂不出數月,即有困閉。是為安南戰爭時,當局者最為顧慮者。

第六項今查清國軍備金額,大約七千五百余萬圓,與德國陸軍定額七千八百七十一萬二千八百余圓相比,

僅有小差,其費巨大。但用于八旗、綠營者,恰如救助貧民。于軍備之上,不見利益,只是養活海陸軍之防勇、練軍四十萬之兵力而已。

然此種四十萬兵力,并非元帥一人統轄,而由各省總督、巡撫分而轄之。是以,教育之法各不相同。或有刻意改良之人,聘任外國教師,但可惜者,并非舉而全然委任于外國教師,而是采用半洋、半清式之戰術,不過徒生煩雜之極。其教育既已如此,其軍備又何能齊一。故而,一朝有事之際,聚合此等士兵奔赴戰場,其不便之處,必然不可名狀。加之,更為可憐者,乃是將校為文官,雖有武官,但也一概不知兵學為何物,皆是唯有利己之謀。以如此將校指揮如此之兵,其臨陣對敵之技,實可察知。以此四十萬之兵員布于我十倍之土地面積,特別是道路粗糙惡劣,交通甚為不便,故而假令一方有急,也難以直接調遣鄰省之兵。

而且,內地之教匪、苗民(將四川東南不化之民稱作苗民)等,常有思亂之徒。平時以防勇、練軍為主,以備鎮壓,也難以舉之過半援助鄰省。戰時無動員編制,增加或補充兵員,不過臨時招募無賴游民。是也足以證明其軍備薄弱、財政困難。

第七項清國近來雖然虛張聲勢,頻繁謀求擴張軍備。但尚未達到杜絕百弊之源、布設鐵路、采用義務兵役之日,決不能稱作真正之強國。而且,安南戰爭以后,北京政府命令各省總督、巡撫,減少防勇人數,每年節省二三十萬兩,以充作訓練八旗兵之費用。由是觀之,無非是擔心防勇、練軍日趨進步,八旗兵之衰敗益甚,動輒危及清朝而不得已之措施。但恰好如同減少驃悍壯勇之精兵,而訓練貧困惰弱之土族。是以,可謂清國之實力又有幾分退步。

第八項清國之海軍,近時有進步之勢。大而別之,有北洋、南洋、福建和廣東四個水師,各以十余支軍艦編成艦隊。近來,時時出沒遠近,從而喚起世人矚目。然就其真正實力而論,不能不為世人受其虛勢眩惑而遺憾。現試述其大要如下。抑,廣東水師雖有數十只編制,但原本是打擊海盜、以備緝拿逃稅走私船之艦隊,概為木造脆弱之軍艦,其速度無有超過六海里者。有事之日,除充當河口防御之外,別無他用。福建水師,概以福州制造之軍艦編制而成,被法國海軍擊破之后,未能整頓。故而,清國可試行與外國海軍戰斗者,唯有南北兩洋之軍艦。但適應海戰者,在北洋水師中,只有近年在德國制造之定遠、鎮遠和濟遠三艦,以及在英國制造之超勇、揚威二艦。在南洋水師中,也只是在德國制造之南琛、南瑞二艦及在福州制造之開濟、鏡清,稍可用于海戰。據德國機關人員調查,在英國制造、一度被清國稱作堅利艦之鎮東、鎮西、鎮南、鎮北(以上在北洋水師)、龍驤、虎威、飛霆、策電(以上在南洋水師) 等八艦,只有一門巨炮浮出水面,非風平浪靜則不能運轉,其巨炮運轉機器發生障礙,則容易成為敵人目標,一發炮彈命中,則不堪再用。

故而,清國海軍數十只軍艦中,能夠用于海戰者,不過只有北洋之五只,南洋之四只。以此九只軍艦之威力,與本邦軍艦威力相比,雖然北洋之五只軍艦與我浪速、高千穗、筑紫、扶桑、金剛五艦;南洋之四只軍艦與我比睿、海門、天城、盤城四艦相同,但仍需考察者,還有艦內之人員。清國之海軍,從艦長至士官人員,概為乏于學術。是以,北洋之五只軍艦,皆有十二三名外國人幫助。而此輩之志操,即使謂為俠義,但內心也皆以利己為目的,一旦開戰,又焉有為清國而敢死盡力者耶?

縱有一二好自為之者,也需一體同心。一艦之內使用譯語,在彈雨血海之中保障指揮無誤,必然徒見周章齟齬。

加之,清國水師所轄不同,經常相互不能應援。(法國)炮擊福州之際,有其他水師救助者乎?后來再三督責,也僅從南洋出動五只軍艦(南琛、南瑞、開濟、馭遠、澄慶),且在途中空為躊躇,最終招致石浦之恥(馭遠、澄慶不堪法艦追擊,自行穿洞沉沒)。據前述威力和

實力之比較,彼反在數等之下明矣。由是觀之,更無可怕之處。

第九項視察清國河海防御之力,其炮臺數量雖然眾多,其配置之炮也為不少,但其位置、構造之法,并不得宜。除一二之外,皆如無有,甚至反而有益于敵者。現略述如下:旅順口,乃清國所恃者,北洋之門戶,且設有機器局和船塢,以作修理軍艦之用。是以,其防御能力不小。但其不顧后方有與大連灣、金州灣互為表里之地埉。故而,一旦扼此地峽,則只能不戰自降。遼河口之炮臺,以至難航進之河口為目標,而且堡壘并非閉鎖構造,若從背后襲之,更是無有抵抗能力。山海關、北塘、大沽三所炮臺,其位置稍好。特別是北塘、大沽炮臺,精心筑造,因而比其他炮臺具有威力。但沒有本邦所計劃之觀音崎、富津炮臺可與陸地聯系之附帶防御設施。加之構造等級低下,故而若從內地壓迫之,則又不能有所作為。芝罘(煙臺——譯注)炮臺,位于海灣口三千多米之內地、高一百米之山丘上,其防御目的如何不得而知。向南至揚子江,有吳淞炮臺,其位置雖在申江與揚子江會合處之左岸突出部位,但對揚子江中游之威力甚是薄弱。故而,乘濃霧或黑夜,以吃水淺之小型軍艦,沿崇明島上航,自寶山縣方向炮擊,則可容易占領。其他揚子江上游沿岸,還有許多炮臺。舉其最者,是為江陰、鎮江、九江、田家鎮、武昌。但各處之炮臺,對于敵軍只從水路而來可以大奏其功,若有幾多士兵登陸,則只能盡行尋求逃路。福建閩江之炮臺,與(法國)炮擊福州前之位置、構造相同,只是在鼓山尾與河口有所增設。又,廣東河流雖有虎門炮臺、黃埔炮臺等,但也不過只是防御水路。與揚子江、閩江一樣,其河為自連江灣之廣東河,若從新安登陸而襲擊之,也是自行崩潰。也即,清國之河海防御,除北部一二處之外,皆不過是構筑費時、費力、費錢之無用之物。只圖退守之策,其結果絲毫不值得驚訝。

同乐城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