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翼下的陰影,薩爾馬提亞主義下波蘭的興盛與崩潰
熱文

雙翼下的陰影,薩爾馬提亞主義下波蘭的興盛與崩潰

2020年04月16日 17:43:32
來源:軍武視界

東歐第一強國,如日中天的波立聯盟

波蘭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國家,現在的波蘭唯北約馬首是瞻,常常被網友嘲諷是歐洲的韓國。波蘭與韓國確實有幾分相似,這兩個國家的面積都很小,但周圍卻都有強敵環伺。波蘭周圍有德國,俄羅斯這樣的超級大國,而韓國附近也有日本,我國和俄羅斯這樣的超級大國。在這樣夾縫中生存的小國就必須左右逢源,目前波蘭的實力雖然遠不及韓國,但是波蘭人在歷史上確實有過一段非常輝煌的時期,當時的波蘭與立陶宛結盟后成為波立聯盟,曾打敗過普魯士,俄國和土耳其這樣強悍的對手。

典型的波蘭翼騎兵裝備,包括標志性的覆面甲,背后的羽翼,這時的波蘭貴族騎兵大多蓄胡

波蘭與立陶宛結盟后,其實力達到巔峰,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甚至成為東歐最強大的國家,其國土面積在歐洲排行第三,其領土包括普魯士的一部分,烏克蘭和白俄羅斯的全部,實力毋庸置疑。而當時的波蘭翼騎兵更是代表了東歐地區最強悍的騎兵力量。說到波蘭的發跡史,波蘭翼騎兵絕對值特大書特書。直到今天,波蘭陸軍的裝甲兵徽標都是一個翼騎兵翅膀的標志。

畫作中威風凜凜的波蘭翼騎兵,事實上在大規模戰爭中,這種情況很少出現

東歐第一驃騎兵:懲戒天使般的翼騎兵

波蘭翼騎兵的裝備非常有特色,最大的特色是其背上插的兩個大羽翼,這樣的裝扮使得波蘭翼騎兵看起來非常高大威猛。事實上,波蘭翼騎兵的這套裝束最初起源于奧斯曼帝國騎兵的裝束,因為奧斯曼帝國的人口組成比較復雜,有大量游牧民族騎兵,而波蘭在與這些騎兵作戰時就吸收了他們的裝束,使得翼騎兵的裝扮非常有特色。一方面,他們的盔甲像西歐貴族的盔甲一樣有著繁復的裝飾,另一方面,他們也常常利用獸皮和羽毛等等明顯具有游牧民族特色的裝飾物來裝飾自己的盔甲。

關于翼騎兵的羽翼作用向來眾說紛紜,筆者認為這僅僅是貴族表明身份的裝飾物

關于翼騎兵背上的羽翼狀裝飾物的作用眾說紛紜,有文獻稱這種羽翼會在騎兵沖鋒時發出簌簌聲,用來震懾敵軍。俄國史學家波托維斯基就曾在描繪波蘭翼騎兵與俄國的哥薩克騎兵交戰的場景時表示:

(波蘭)翼騎兵的第一個沖鋒,就打垮了哥薩克的三個王牌支隊:兩個斯泰布沃夫支隊和一個米爾波羅德支隊。而當哥薩克騎兵從側翼趕到救援時,波蘭的翼騎兵又掉轉槍頭,將他們打的落花流水。哥薩克戰馬被翼騎兵背部羽翼發出的簌簌聲嚇得亂竄,人和馬都被掀翻在地上。這威力一下就嚇倒了哥薩克的別的支隊,敗兵擠在一起,戰馬沖撞,造成了大規模的潰敗。

這副盔甲上采用獸皮作為裝飾,證明波蘭騎兵吸收了一定的東方游牧民族習慣

不過這一描述的真實性有待商榷,按照常理來說風穿過羽翼發出的聲音顯然會被大量騎兵的馬蹄聲和喊殺聲蓋過,所以翼騎兵背上的羽翼顯然不是一種發聲設備,另一種說法則認為,波蘭的老對手奧斯曼土耳其人非常擅長使用套索將騎兵拖下馬,翼騎兵背上的羽翼會在土耳其騎兵使用套索的時候防止套索將騎兵捆住,這種說法看似可靠但是還是有些站不住腳,目前最可信的推測是,翼騎兵的羽翼只能起到裝飾作用,而且大多數時候是在閱兵時使用的,實戰中很少使用這種裝飾物,因為笨重的羽翼會導致波蘭翼騎兵轉身困難,降低他們的靈活性。

薩爾馬提亞主義下的波蘭貴族

薩爾馬提亞人曾經稱霸南俄的廣袤草原,事實上他們是操北伊朗語的游牧民族

而波蘭騎兵之所以穿成這樣,與當時波蘭盛行的“薩爾馬提亞主義”有很大的關系,“薩爾馬提亞主義”認為,波蘭貴族的祖先是公元前3世紀到公元前4世紀南俄草原及巴爾干東部地區的霸主薩爾馬提亞人(也叫作薩爾馬特人,目前俄羅斯的薩爾馬特彈道導彈就是以這一游牧民族命名的)。事實上,早在公元6世紀左右,薩爾馬提亞人就已經永遠消失了。波蘭貴族將薩爾馬提亞人認作祖先。

薩爾瑪提亞人全盛時期其控制區域甚至抵達黑海附近

大家都知道諾亞方舟的故事吧,諾亞一家得到天啟制造方舟躲避大洪水,隨后諾亞的子孫成為了后世所有人的祖先。諾亞有三個兒子,一個叫做閃、一個叫做含、一個叫雅弗。而薩爾馬提亞人就被認為是雅弗的祖先,波蘭貴族認為自己的出身高貴,而翼騎兵的出身幾乎全部都是貴族。為了表現自己的尊貴身份,他們常常穿著非常華麗的衣服,為自己插上翅膀震懾敵軍,同時表明自己的貴族血統也就不奇怪了。

波蘭翼騎兵的裝飾極盡華麗,這是他們證明其貴族血統的標志

成也貴族,敗也貴族。自由選王制與波蘭的衰退

1572年,波蘭與立陶宛聯盟出現了一個重大變故,波蘭國王、立陶宛大公西格蒙德·奧古斯特死后,波蘭內部各貴族對權力蠢蠢欲動,最終制定了畸形的“自由選王制”,雖然名義上是一種民主制度,對外也宣稱是民主共和制,但是筆者認為。其實質上是波蘭貴族為了把控權力,防止國王權力過大的一種措施,其具體表現就是第一個為被選為波蘭國王的亨利九世被迫與波蘭貴族簽署“亨利王約”,一旦國王不遵守原則,波蘭人可以拒絕服從國王的命令。

“自由選王制”導致大量外國人成為波蘭國王,事實上波蘭的第一個外國國王是盧德維克時代的拉約什一世

用通俗的話來說,這一時期大概類似于我國安史之亂后的唐朝,波蘭各貴族差不多就相當于唐末的各個藩鎮。貴族們本身就是職業軍人,此前對于他們的封賞不是金錢而是土地,他們擁有在自己土地上收稅的權利,既有兵權又有財富,試問這樣的貴族誰還愿意臣服在國王的麾下呢?名義上這一時期的波蘭立陶宛聯邦是貴族共和制,但其本質上還是封建制度,只不權力中心由國王轉向了貴族大領主。

“自由選王制”和自由否決權使得波蘭陷入了混亂,加速了波立聯盟的衰退

波蘭貴族議會制度還有一個嚴重的弊端,從17世紀中葉開始,貴族議會中人人都享有一票否決權。在各個貴族誰也不愿意臣服誰的背景之下,這樣的一票否決權的作用是非常恐怖的。每人都有一票否決權導致波蘭貴族議會的程序十分混亂。據統計,在波蘭最后的100年中,共召開了71次議會,其中的42次,也就是半數以上的議會都因為自由否決權而中斷,這使得波蘭陷入了混亂之中,面對連年的戰亂和哥薩克起義,農奴改革等等,腐朽的波蘭貴族始終無法掙脫泥沼,最終導致波蘭落得個被俄普奧三國瓜分的悲慘結局。

波蘭從鼎盛時期到被三次瓜分僅用了一百多年時間,讓人扼腕嘆息

尾聲

縱觀波蘭的發跡史,可謂是成也貴族,敗也貴族。早期的波蘭貴族騎兵驍勇善戰,波蘭國王為鼓勵貴族對其直接封賞土地。然而權利被貴族稀釋后,波蘭國王的力量早已大不如前,貴族甚至能夠決定國王由誰來擔任。事實上這一時期波蘭的多數國王都是外國人,貴族們正是以這種手段來制約國王的權利的。權利被分散后,波蘭貴族又缺乏一個強有力的領導,導致大量政策無以為繼,農奴等嚴重問題制約著波蘭的生產力,進一步蠶食著這個國家。等到波蘭想要悔悟的時候已經晚了,近代波蘭的力量逐步衰弱,最終成為了一個三流國家。

同乐城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