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戰爭圖集1937——1945(4)——關鍵的一年
熱文

中日戰爭圖集1937——1945(4)——關鍵的一年

2020年04月16日 08:17:00
來源:燃燒的島群

國軍在1937年的戰斗中損失慘重,軍隊必須盡快補充士兵以恢復戰斗力。新兵當中有的是自愿參軍,但大多數人是被抓壯丁入伍的,壯丁的境遇同樣悲慘,忍饑挨餓是常事,為了防止逃跑還被鐵鏈鎖上。由于戰況緊急,這些新兵只接受了很少的訓練,就直接被推上前線,甚至很多人手里都沒有武器。

1938年國軍新兵在接受訓練。雖然中國人口眾多,兵源充足,但新兵接受的訓練并不好。國軍仍然是老樣子,以步兵為主,只有少量的機械化炮兵,武器來源主要通過進口來補充。

一名洋溢著笑容的國軍士兵扛著民24式重機槍,這張照片應該是特意為攝影師擺拍的。1938年國軍損失慘重,嚴重影響了軍隊的士氣。絕大多數軍隊在面對一連串毀滅性的潰敗時,都會喪失抵抗意志。在這場殘酷的戰爭中,對大多數士兵來說,在戰死或者被俘之前除了繼續戰斗別無選擇。

國軍炮兵正在炮擊日軍陣地,該炮是蘇聯提供的M1902/30 76mm野戰炮,M1902/30是M1902的改進版本。20世紀30年代末,蘇聯向中國提供了坦克、裝甲車和飛機等裝備,同時包括相應的彈藥和配件。中國急需從國外得到武器,但是德國和意大利撤回了對蔣介石政府的援助,選擇與日本結成軸心國。

一輛車頂帶有偽裝的國軍T-26輕型坦克從一艘內河船上卸下,該坦克是蘇聯向中國援助的,T-26是國軍的最好的坦克,30年代末大約援助了80輛。蘇聯向中國出售了裝甲車、大炮和飛機來對抗日本,以防止日本威脅到蘇聯在華利益。

1938年夏天,日軍沿河進攻,正準備揚帆起航出發巡邏。中國和日本都利用河流來運送人員和裝備。在1938年的幾次大規模進攻中,日軍派遣了大量的海軍艦艇,同時掠奪了大量的民用船只,在進攻中提供支援。

1938年日軍在中國南方登陸時,面對的往往只有當地的民兵。圖片中這只廣東省的民兵部隊由當地的國軍軍官指揮,主要裝備C-96駁殼槍,還有自制的長矛。游擊隊缺少槍支,很多情況下只能拿著大刀投入戰斗。

戰壕內的紅軍游擊隊架著ZB-26捷克式輕機槍,旁邊是懸掛著的軍旗,上面寫著“中國人民紅軍抗日先鋒團”,這幅照片應該是為宣傳而擺拍的。值得注意的是,這兩挺機槍都沒有20發子彈的彈匣,這說明紅軍急缺武器彈藥。

1938年在一座中國城市的巷戰中,日軍占領了一間磚房,在此建立了一個機槍陣地,步槍兵在兩邊提供掩護。在抗戰初期一些城市被國軍直接放棄,也有些城市則被頑強的守軍逐街保衛,戰斗到最后。

一支日本步兵小隊在進攻前喝酒壯膽。他們身穿夏季制服,頭戴M32鋼盔,有些人戴著帆布帽,有些人戴著野戰帽,雖然這不好看,但很實用。

國民政府在20世紀30年代從歐洲進口了大部分武器,他們使用的絕大多數是輕型武器和輕型火炮。圖中是從英國購買的維克斯重型高射機槍,數量不多。缺乏制式武器裝備是國軍最大的弱點之一。

這幅救亡宣傳漫畫象征著全國人民要團結起來一致抗戰。中國大量使用了海報和其他宣傳圖片,張貼在大街小巷。

幾名日本步兵在一隊輕型坦克掩護下小心翼翼地前進。94式坦克是日軍在中國使用最廣泛的坦克之一,為此日軍組建了步坦混合編制的部隊,10至17輛坦克配備120多人的步兵。

這張日軍機槍手的特寫鏡頭展示了M32鋼盔的良好遮陽效果,這名機槍手使用的是6.5毫米93式重機槍,這把機槍仿自法國,于1914年投產。該槍的小口徑意味著它的動能不足,殺傷力不夠,在三十年代被其他型號的槍取代。

補一張93式重機槍的圖片

一名炮兵軍官在臺兒莊激烈的戰斗中觀察炮彈的落點(這張照片是否有可能是擺拍呢?后面那名士兵沖著鏡頭笑得那么開心)。臺兒莊大捷這一難得的勝利是由李宗仁將軍取得的,得益于他指揮有方,在關鍵時刻派增援部隊去包圍困在城里的日軍,同時日軍也大意輕敵。

在臺兒莊戰役中,國民黨部署了一支卡登勞埃德M1931兩棲輕型坦克部隊,臺兒莊水路縱橫交錯,這些坦克掩護了國軍步兵包圍日軍。日軍滿懷信心地進城,卻發現自己被包圍了,在撤退前瘋狂要求空投補給。

1938年,一支長長的國軍戰俘隊伍,路上塵土飛揚,日軍士兵都戴上了口罩,可以預見到這些戰俘們兇多吉少的未來,路邊還有老百姓。在戰爭的頭幾年,大多數戰俘要么被處決,要么被餓死。但隨著日軍深陷中國戰場,日本人開始厭倦無休止的戰斗,這時投降的國軍可以選擇成為偽軍,與日軍一起戰斗。

一名精疲力盡的國軍士兵在臺兒莊一所房子門口休息。李宗仁將軍在帶領軍隊戰勝日軍后成為中國了英雄,在希特勒召回德國顧問之前,李宗仁在制定作戰計劃時聽取了他們的建議。盡管取得了臺兒莊大捷,但在人力和裝備上都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1938年5月,照片中央是日本陸軍大臣杉山元(1880-1945)。杉山元是日本軍隊中的鷹派之一,他在七七事變后要求向中國派遣更多的軍隊。1937年后他在中國的各個戰區都服役過,最后被召回日本協助做好本土防御。當日本投降時,杉山元和他的妻子都自殺了。

1938年5月在魯南的一隊日本炮兵。該炮是94式75毫米山炮,于1934年投產,射程達8000米。通常大多數炮兵戴著野戰帽,戴著頭盔的是軍官。

國軍士兵乘坐運煤車通過鐵路被運送到前線,可以看到有的人正在吃飯,這些增援部隊似乎都沒有步槍,在中國軍隊中武器短缺很正常。國軍在1937年底和1938年初的戰斗中,越來越難以同時補充士兵和武器。

1938年6月,一支日軍縱隊向津浦鐵路上的目標進軍,士兵們通過了一座由工兵部隊修建的臨時浮橋。隨著日軍在中國的進軍,他們不僅要與中國軍隊作戰,而且還要克服中國多變的地形。在戰爭第一年節節勝利,軍隊快速推進的情況下,日軍的后勤支援部隊也要能隨時支援前線。

1938年6月22日,兩位最著名的國民黨指揮官的合影,左邊是白崇禧將軍,右邊的人是何應欽,他們準備著手保衛武漢這座重要的城市。盡管國軍英勇奮戰,漢口還是在10月25日淪陷,在軍隊撤離后,武昌也淪陷了。白崇禧和李宗仁是同鄉,都是桂林臨桂縣人,他們一起統治廣西,合稱“李白”。桂系和蔣介石之間始終存在著巨大的矛盾,蔣介石始終不敢信任桂系的將領,包括白崇禧。

1938年初夏,國軍的一支警衛部隊,應該在列隊等待重要人物來訪。即使戰爭爆發后物資短缺,他們也都裝備著進口版C-96駁殼槍,身上穿的是羊毛制服,而不是通常的棉質制服,應該屬于精銳部隊。

“燃燒的島群”是一個專注于太平洋戰爭和中日戰爭回顧的軍史網,首創于2000年5月,2005年至今論壇在線,2017年轉戰公眾號和自媒體平臺。本站力求依據翔實準確,點評角度獨到,不吹不黑不噴,已完成作品包括珍珠港11篇、中途島7篇、巨獸之亡12篇、制勝神器3篇等,歡迎新老朋友們持續關注。

同乐城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