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1年一群瘋狂日軍在暴風雪里負重穿越 造成慘重傷亡
熱文

1901年一群瘋狂日軍在暴風雪里負重穿越 造成慘重傷亡

2020年04月16日 08:17:00
來源:燃燒的島群

1901年,連續從甲午戰爭和八國聯軍侵華戰爭中撈取大量好處的日本軍隊,已經把假想敵設定為北方的強敵俄羅斯。

圖1. 描述這一事件的電影《八甲田山》

與俄軍作戰的主戰場,極有可能是在包括西伯利亞遠東、中國東北和朝鮮在內的高寒地帶,近代化后的日軍缺乏在這類地區集團作戰的經驗,因此日軍大本營特批由駐扎在本州北部、組建尚不超過五年的第8師團組織一次冬季雪地行軍—穿越八甲田山。

圖2. 青森縣在日本列島所處的方位

我們的近鄰日本大多數國土的緯度偏高,相當于中國的北方,本州最北部的青森縣更是靠近北海道。冬季的青森縣受到西伯利亞寒流的影響非常強烈,尤其是在山區,氣溫可下降到零下20度以下。

圖3. 劇照:行軍任務布置會上,站立講話者佩戴日軍特色的參謀飾紋

青森第8師團組成時,下轄四個步兵聯隊(團),包括駐扎在青森縣的步兵第5聯隊、駐扎在秋田縣的步兵第17聯隊、駐扎在弘前縣的步兵第31聯隊和駐扎在山形縣的步兵第32聯隊。第一代師團長是臺灣總督府幕僚參謀長的立見尚文中將。

圖4. 出發準備中的鬼子,身著明治十九式軍服

第8師團最終選定穿越八甲田山作為這次行軍的路線,為了促成對比和競爭,任務被同時交代給位于八甲田山兩側的兩個聯隊:弘前第31聯隊和青森第5聯隊,具體執行任務的負責人是兩名大尉福島泰藏與神成文吉。

圖5. 福島分隊有本地向導帶領,盡可能輕裝,士兵更有雪山生活經驗

弘前第31聯隊的福島泰藏是一個比較謹慎的軍人,他精選了三十七名有雪山生活經歷的山區士兵組成小分隊。在行軍前,福島作了充分周密的準備,武器盡量輕裝,帶足一周的干糧,注重保暖用具。

圖6. 剛剛從山腳出發的福島分隊,注意背上背負的雪鞋

青森第5聯隊的神成文吉更為年輕氣盛,神成的上司山口少佐更是認為極寒作戰演習人數太少沒有意義,不光是步兵要參加,還要把炮兵和機關里的軍官都帶上,以達成實戰級的演練,最后山口本人也身先士卒,率領多達210人的隊伍浩浩蕩蕩出發了。

圖7. 福島分隊的行軍準備比較充分,注意前面的三個向導裝束不同

冬季穿越雪山是非常危險的行為,兩個分隊都提前考慮過聘請當地向導。當地人雖對山上的道路較為熟悉,但也極少在嚴寒氣候下穿越八甲田山,31聯隊的福島泰藏很干脆的答應高價聘請向導,而5聯隊的神成文吉受到山口少佐的干擾,拒絕付費給“勢利”的農民,最后干脆拿著地圖就上山了。

圖8. 福島的扮演者是高倉健,當時中國人最熟悉的日本演員,記得《血疑》嗎

1902年1月23日,福島和神成分隊各自從營區出發,開始穿越八甲田山的高山行程,這個時間正是八甲田山氣溫最低,氣候最為惡劣的時期。

圖9. 拍攝中的高倉健

福島的小分隊37人,由于準備充分,向導給力,雖然中途遇上風暴卻只有1名士兵受了輕傷被迫返回,剩余人員用5天的時間完成了穿越,在1月27日開進了目的地,讓師團的高參們一陣歡呼。

圖10. 剛剛出發時的神成分隊,可見隊伍龐大,但軍容尚可

這個時候的另一支對穿的神成分隊卻已瀕臨滅頂之災。剛出發時,神成分隊趾高氣揚,吹吹打打還拖著大炮,很快天氣越來越惡劣,氣溫驟然下降到零下14度,大雪刮得皇軍們連路都看不清。一行人舉步維艱,卻還要死撐著推著輜重前進,這些負重就平時的訓練來說,日軍還是可以應付的,然而在八甲田山的大雪里連行走都困難,更別說負重前進了,士兵們的體力下降很快。他們帶的干糧因為沒有采取保暖措施,在行軍的路上就成了一塊塊的冰陀陀,完全不能食用。

圖11. 經歷了風雪后,全部帶上了防寒帽,日軍裝備在當時屬于亞洲一流

由于氣候惡劣又沒有本地向導,神成分隊發現迷路了,神成大尉向山口少佐請求返回,固執的山口卻堅決反對,兩百個活口居然在皇軍的土地上還迷路了,傳出去豈不成了千古笑話?山口強行接管神成的指揮權,要求部隊繼續前進。

圖12. 不斷有人倒下死去,軍官們都傻眼了

更糟糕的是,山口為了挽回迷路的時間損失,要求部隊夜間行軍,經過一個晚上的瞎轉悠,累得人仰馬翻,天亮后神成發現周圍環境完全陌生,他們徹底迷路了。因為缺乏保暖設施與食物,大部分官兵已無法前進,沿途不斷地丟棄輜重,而山口這個時候也無力阻止了。

圖13. 神成分隊接近士氣崩潰,全部凍僵在雪地里

一部分的官兵因為手指被凍僵,無法脫下褲子小便,于是就尿在褲子里,在零下十幾攝氏度的情況下,混漉漉的褲子迅速凍成冰塊,與肉相連,很多鬼子的下體完全被凍壞,不斷地有人因為極寒產生的燥熱幻覺而發瘋脫衣而死。這一切在1977年的電影《八甲田山》里都有真實的反映出來。

圖14. 由于嚴寒而產生燥熱幻覺的鬼子,脫光衣服而暴亡

圖15. 發現了被大雪掩埋的鬼子同胞

不過就算到這個時候,日本人還是把槍背著的。分隊不斷減員,死亡非常嚴重。神成文吉算頭腦還比較清醒,不斷地派還有體力的偵察兵偵測地形,神成在下達最后的命令后,氣絕身亡。

圖16. 關于八甲田山事件的畫作

圖17. 最后被發現時,按照階級圍著山口少佐的殘存鬼子們,化妝真認真

一名叫后藤房之助的伍長在走到離兵營僅1公里時已油盡燈枯,為了讓巡邏兵發現他,后藤伍長硬是死撐著槍桿僵立在雪中,當這個杵著槍的雪人被發現后,外面的鬼子順著往里搜尋過去,發現了只剩一口氣的山口少佐和十幾個跟他同樣的官兵。由于后藤房之助這一舉動,日本人還專門為他修了座銅像,后藤房之助本人則一直活到1924年。

圖18. 成功被搜救者找到的后藤房之助的塑像

圖19. 被凍傷截肢的鬼子們

神成分隊210人中死亡199人,被救出的山口少佐在醫院也開槍自殺。姑且不談鬼子的死是群眾的樂,僅從軍事意義上來說,冬季行軍是部隊訓練的必備要素,然而自大到極點的神成分隊在山口的瞎指揮下,把幾乎能犯下的錯誤都犯了,那么得到這樣的下場也就不難理解了。

“燃燒的島群”是一個專注于太平洋戰爭和中日戰爭回顧的軍史網,首創于2000年5月,2005年至今論壇在線,2017年轉戰公眾號和自媒體平臺。本站力求依據翔實準確,點評角度獨到,不吹不黑不噴,已完成作品包括珍珠港11篇、中途島7篇、巨獸之亡12篇、制勝神器3篇等,歡迎新老朋友們持續關注。

同乐城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