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如何從分散的島國,變成統一的國家?真相:跟荷蘭殖民者有關
熱文

印尼如何從分散的島國,變成統一的國家?真相:跟荷蘭殖民者有關

2020年04月16日 11:30:00
來源:浩然文史

荷蘭人對印尼的殖民

自15世紀以來,隨著伊斯蘭教在印尼的確立,伊斯蘭教勢力在印尼也越發壯大。而后,隨著信仰基督教的荷蘭人來到印尼,給印尼本土帶來了新的宗教基督教。也是這些荷蘭人的到來,讓印尼各個島嶼從分散逐漸走向統一。

一、荷蘭人來啦!

1566—1581年,荷蘭爆發了人類歷史上第一次資產階級革命,建立了與貴族結成聯盟的商人寡頭政權,也就是聯省共和國,然后開始全球性的貿易和殖民經略活動。不久,荷蘭人便尾隨葡萄牙人進入印尼,基督新教也隨荷蘭傳入印尼。

荷蘭人的航船圖

1602年,荷屬東印度公司成立后,為了抵制葡萄牙人在印尼的天主教勢力,進一步傳播基督新教,18世紀中葉,荷蘭殖民政府先后兩次將基督教圣經《新約》與《舊約》翻譯成馬來語,并在印尼各個島嶼進行傳播。

印度尼西亞的巴厘島

19世紀,為了進一步加強對印尼以及海外殖民地的控制,荷蘭殖民者在蘇門答臘島、蘇拉威西島與加里曼丹島,進行更為迅速的基督新教的傳播活動。

有意思的是,當時印尼主要的港口城市,大都還信奉伊斯蘭教,但遠在山區的原始部落,因為交通閉塞,以及語言差異,大多信奉當地的原始宗教,這就為基督新教在印尼內陸的傳播提供了機會。

印尼多巴湖一帶的巴塔克人仍信奉原始宗教(作者攝)

在荷蘭人沒有到來之前,印尼絕大多數居民就已皈依了伊斯蘭教。在荷蘭進入印尼之后,開始有越來越多的伊斯蘭教徒不滿荷蘭人的殖民統治與宗教政策,在荷蘭人統治印尼的幾個世紀里,不斷爆發以宗教為名義反抗荷蘭人的起義。

印尼人的起義

規模較大的就是17世紀蘇拉威西的望加錫反荷斗爭、19世紀中期爪哇萬丹抗荷斗爭,以及19世紀亞齊戰爭。為了避免刺激當地伊斯蘭教徒的宗教感情,1855年,荷蘭殖民當局頒布法律規定,基督新教與天主教等傳教士,在未經總督允許下,不得擅自在印尼各地傳教。特別是在穆斯林勢力強大的地區,如蘇門答臘的亞齊與爪哇等地,避免私自傳教。

印尼首都雅加達的伊斯蒂克拉爾清真寺

同時,在一些基督新教與穆斯林相對混居的地區實行隔絕政策,以防止因宗教沖突而導致的社會動亂,這樣的措施大大減緩了基督新教在整個印尼諸島的傳播速度,同時也鞏固了伊斯蘭教的勢力范圍。

二戰時,日本人襲擊了荷屬東印度群島。這次襲擊直接從根基上動搖了荷蘭在印尼的統治,在一定程度上,印尼本土的基督新教的發展也受到抑制。日本戰敗后不久,印尼就宣告獨立。不久,荷蘭在再次入侵印尼的戰爭中失利,并于1949年3月與印尼簽訂停火協議,印尼正式擺脫荷蘭人的統治,并選舉出他們的第一任總統蘇加諾。

雅加達大教堂

二、后荷蘭人的印尼伊斯蘭時代

在荷蘭未到之前,印尼從未形成一個統一的國家,相對較大的政權也只有三佛齊、滿者伯夷等,而且這些王朝的勢力范圍,主要集中在爪哇與蘇門答臘島周邊。

但荷蘭的殖民,讓原本島嶼分散、人口與種族眾多的印尼聯合成了一體,加之在荷蘭統治時期,伊斯蘭教已經在印尼占有了絕對的統治地位,這一切都為印尼二戰后獨立,以及日后成為世界第一的伊斯蘭人口大國,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蘇門答臘島的印尼清真寺(作者攝)

但恰恰是由于每個島嶼部族眾多,語言差異較大,導致印尼各地的宗教信仰千差萬別。除了伊斯蘭教外,像佛教、印度教、基督新教等,在印尼各地都有很多信眾。為了調節宗教矛盾,總統蘇加諾在建國初期就提出了伊斯蘭教、基督新教、天主教、佛教與印度教等五大宗教平等共處的原則。

然而,印尼在獨立的過程中,人口基礎最多的伊斯蘭教卻被弱化,這引起了印尼伊斯蘭教徒的不滿。印尼主體民族是爪哇人,且多為穆斯林,為了顧及爪哇人以及眾多伊斯蘭信徒的宗教情感,不久,蘇加諾就不得不調整國家政策,提高伊斯蘭教的國家地位,并在公開場合解釋說:“我的中心思想是為了彌補伊斯蘭教一派的政治勢力與其他政治勢力在民族團結中的裂痕。

蘇加諾在宗教人士的壓力下,不斷提高伊斯蘭教在印尼的國家地位,伊斯蘭教的地位與影響得到了進一步的鞏固與發展。

印尼的穆斯林

獨立后的印尼雖然政策上對伊斯蘭教多有偏袒,但在政體上實行政教分離的體制,伊斯蘭教幾乎不會干涉政治事務。1998年,東南亞金融危機爆發,促使獨裁近30年的總統蘇哈吉下臺,印尼從此進入了民主選舉的新征程。至2004年,最終選舉出了第一任民選總統,這期間伊斯蘭教勢力雖然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但整體相對溫和。

三、伊斯蘭教發展的沃土

印尼在法律上是一個非伊斯蘭教的國家,但在獨立后的歷史上,也曾出現過像亞齊這樣的極端伊斯蘭教獨立勢力。印尼政府通過數年的談判,加上亞齊地區因為印度洋海嘯損失慘重,亞齊最終放棄獨立,與印尼政府和解,并成為印尼唯一允許實行政教合一的政區。

班達亞齊的旗幟(作者攝)

伊斯蘭教能在今天印度尼西亞迅速扎根是有多重原因的,首先印尼所在的地理位置決定了它必然成為連接歐亞貿易最重要的中轉站,印度、阿拉伯的商人利用每年印度洋的季風往來于東亞與西亞、南亞之間,而印尼諸島作為文明溝通的紐帶,自然就得到了遠道而來的阿拉伯人與古吉拉特人的青睞。

其實,在伊斯蘭教進入印尼之前,佛教與印度教在印尼占了絕對的統治地位,而到了13世紀,隨著滿者伯夷與三佛齊等印度教、佛教王朝的衰落,伊斯蘭教獲得了很好的傳播空間。從教義上看,佛教講究因果輪回,印度教種姓制度森嚴,相比之下,伊斯蘭教更講究人人平等,這樣的教義有利于伊斯蘭教代替佛教和印度教的地位。

印尼的火山

時至今日,印尼的國土面積位居世界第十六,人口近3億之多,僅次于中國、印度與美國,位居世界第四。而信仰伊斯蘭教的信徒占印尼全國人口新教比率的86%,使得今日的印尼成為世界伊斯蘭教人口最多的國家。

文史君說

在印尼不斷民主化的今天,依然還會發生因宗教而引起的沖突與獨立運動,這是印尼政府不得不面對的問題,但對于種族多樣且宗教信仰多元的印尼而言,如何處理好眾多伊斯蘭教徒與其他宗教群眾之間的關系才是最為緊迫的。1956年在印尼召開的萬隆會議所提出的“求同存異”,或許才是未來印尼健康發展的根本之道吧。

參考文獻

尼古拉斯·塔林:《劍橋東南亞史》,云南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

李美賢:《印尼史-求同存異的海上神鷹》,(臺灣)三民出版社2005年版。

(作者:浩然文史·禹貢行者)

本文為文史科普自媒體浩然文史原創作品,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本文所用圖片,除特別注明外均來自網絡搜索,如有侵權煩請聯系作者刪除,謝謝!

同乐城登录